“时尚垃圾”大摇大摆的走进博物馆

发布日期:2019-09-06 14:42   来源:未知   

  时间转眼已经来到了8月,距离5月那场浮夸到不行Met Gala已经过去许久,而潮流圈里人们津津乐道的除了那些张狂的吊灯时装,或许就是Kanye West低调到格格不入的工装了。

  一年一度的Met Gala是时装玩家的决战的斗兽场,也是局外人吃不厌的瓜。

  而实际上,Met Gala之举办方 — 大都会艺术博物馆(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作为世界上最大的、参观人数最多的艺术博物馆之一,将在明年迎来自己150岁生日,届时的Met Gala将会是一番怎样的刺激光景,真是想都不敢想。

  但就在这通向150周年的日子里,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宣布将于11月揭幕全新展览:

  这场展览也被认为是明年Met Gala大都会艺术博物馆150周年致敬主题的预热,可想而知它的地位及意义。

  其他都没什么,都好理解,只是这展览名字中的这位“Sandy Schreier”是什么来头,凭什么她的收藏值得大都会博物馆兴师动众为她策展?又究竟是何德何能,成为今年大都会艺术博物馆时装部门近年最重要的捐赠人之一?

  就用Wiki的介绍来理解一下吧:“Sandy Schreier是美国时尚历史学家和高级定制服装的收藏家,拥有超过15,000件商品,被称为世界上最大的高级定制服装私人收藏家。”反正听起来确实是个厉害的收藏家就是了。

  Sandy Schreier出生于底特律,是一位百货商店老板的女儿,自小就对时尚一直都很有兴趣。或许一般人就会去自己写写画画梦想做个专职设计师,但Sandy Schreier不一样,竟“阴差阳错”地走上了时装收藏之路。

  一直以来,高级时装凭借其高昂的售价以及繁复精湛的工艺,成为了买家彰显自己社会地位的不二之选,往往穿过一次之后便束之高阁不再理会,没有人愿意重复穿着一件衣服。

  当时百货店客人在看到Sandy Schreier对时装的疯狂喜爱之后,大概想着“自己不穿的捐赠个有需要的人,不仅有人情味还能整理衣橱”的道理,便选择将只穿过一次并且不会再穿的定制服装赠予她。

  而随着Sandy Schreier的收藏爱好在电台等媒体采访中被传播时,许多社会名流得知后便觉得把不再穿着的高级定制送给她是一种“丢弃废弃物”的好方法...

  没错,Sandy Schreier大多数高级定制服饰来自于她人的捐赠,这也是她的高级时装收藏最最特别的地方 — 别人不要的“垃圾”汇集成的收藏系列。

  而来到今日,这一批庞大的“时尚垃圾”被一件件整理归类,被小心翼翼地陈列在大都会博物馆,从“垃圾”跃升“珍宝”,静静地等待着世人的瞻仰。

  如果说“不让精湛高定时装永远埋没”是Sandy Schreier之想法,她让在红毯上昙花一现的高定得以获得长久生命,那接下来要说的另一个时尚“垃圾”收集者,又是另外意义了

  对于Iris Apfel想必不会陌生,这位于80岁高龄出道当时尚Icon的奶奶级人物,被奉为“混搭之王”。

  与Sandy Schreie类似,早在2005年的时候,大都会博物馆就为Iris Apfel举办了一个特展。一开始是因为原定计划的展览太赶,只是想找Iris Apfel借点首饰作展品应急,结果聊着聊着又想顺便借几件衣服,没想到Iris的东西是在太疯,结果干脆直接更放飞一点办了一整个展。

  “他们翻遍我家里所有的衣橱、盒子、抽屉,还有橱顶和床底,一边惊呼,一边拖出源源不断的衣服。我们不得不把所有的家具推到房间的一头,又去买来10个衣架,才理出所有东西。”回忆起办展的契机,Iris也是觉得很好笑。

  实际上,许多去参观的人并不知道Iris究竟是何许人也,但真的有被展览上的搭配吓到:原来那些昂贵高级时装是可以和旅游纪念品店那些廉价的小配饰搭在一起的。

  什么巴洛克风格、非洲土著手镯、跳蚤市场的土炮设计坦白说,这根本就不是什么“高级的”时装展,而完完全全是个文化大杂烩,看着像真垃圾一样的廉价品、普通时装人不敢戴上身的小玩意儿,Iris起码有几十打。

  只是,Iris拒不承认自己是什么收藏家,只是说自己冲动爱买又不挑剔。而对于她来说,“收藏”并不是目的,也不是什么手段,只是从小买到的大,到了这个年纪自然什么都有了 — 这些庞大的时装“收藏”不过是顺其自然积累而成、是自己个人风格的体现罢了。

  顺带一提,除了现在备受瞩目的时尚风格,Iris其实有为白宫做室内装饰设计,业务能力也是满分

  时装界的收藏绝不仅仅是刚才说的Sandy Schreier或是Iris Apfel的东西,还有太多太多时尚收藏家了:

  他们从世界各地费劲千幸万苦集齐自己喜欢的东西,或者是顺其自然就汇集了大量物品,又或是从别人手中辗转获得 这些时装“收藏”,它们可能看起来、听起来有点像是被遗弃的“垃圾”,但其实无所谓这些东西本来是不是什么“破烂”:

  有些东西放在不对的人手上便是“垃圾”,放在对的人手里便是“瑰宝”。这些“时装”在他们这里获得新生,成为永恒。

  每一件藏品都有着自己的个性,自己的风格,汇聚在一起得到的是更多元文化的融合。

  但“时装收藏”不仅仅是一种多元风格的汇集或是收藏者自身喜好与品味的展现,从客观来说,更是一种对历史的见证与记录。

  正如本回Sandy Schreier的收藏一样,那些被当作废弃物赠予她的时装,不仅展现了她自己的成长历程,同样也呈现了20世纪西方时装设计的发展,将这一个世纪井喷式发展的时装历程一一记录,凝固在裙裾之间,成为过往时装光辉的最佳见证。

  现在,Sandy Schreier已决定将165件藏品捐赠给大都会博物馆,其中半数将在展览中亮相,从1908年时装图录中的插图到2004年Phillip Treacy推出的蝴蝶女帽,展品所展示的时间跨度长达一个世纪。

  如果11月你正好在纽约,不如去看看这些精湛的高级定制,感受一下时装风格的交融吧。